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一梦天下》一梦仙剑断天下 69文 一梦天下直人

更新时间:2020-09-03 16:15:44

《一梦天下》一梦仙剑断天下 69文 一梦天下直人 连载中

《一梦天下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浩宇孤萤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柳双,宋爷

主角叫柳双,宋爷的小说是《一梦天下》,它的作者是浩宇孤萤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汉子一惊之下,又接连发狠的向柳双离连击带挥的袭去,他出拳的速度很快,每招袭来都直取人要害部位。 可柳双离躲闪的速度却更快,每次都...展开

《一梦天下》免费试读

汉子一惊之下,又接连发狠的向柳双离连击带挥的袭去,他出拳的速度很快,每招袭来都直取人要害部位。

可柳双离躲闪的速度却更快,每次都在关键时刻,恰到好处的闪开了汉子的招数。

几个回合下来,粗壮的汉子已开始直喘着粗气,出拳的速度也慢下了不少。可被他追击的这孩子却还是如泥湫一般,面色轻松的在他身边滑来滑去,看着就像是在耍猴一般。

粗壮的汉子见着这样,更加狂怒的追打着,他简单的脑袋竟然还看不出,自己是永远也追打不上眼前这个孩子的。

另一边,一直旁观的稍显矮小的汉子,显然没有他这个兄弟愚笨。他早已看出这个突然冒同来跟他们讲理的小孩,身怀上乘武功,根本不是他这个木头兄弟比得了的。

稍显矮小的汉子,看着略一定神,瞧准他的兄弟再次跌倒,又再度爬起身来这当会,及时走上前来,伸手一格拦住他再度出手的拳头,沉声喝止道:“行了,老三,你打不过这小子,就别再这丢人现眼了。”

粗壮的汉子还是很不服气:“大哥,可是——他——”

“好了,你别说了!”矮小的汉子瞪了自家兄弟一眼,制止了他再度鲁莽的言行,然后才转过身,抱拳向柳双离道:“这位小兄弟,我这三弟一向缺乏管教,言行也粗鲁惯了,适才多有得罪,我代他向小兄弟赔个不是,还请小兄弟不要见怪。”

“这,好说好说!”柳双离也真不敢太过惹事,见这汉子先赔不是了,她忙也顺水而下,大方的说道,“我刚才也只是一时心急,替这位老先生出头说了几句,话也有些过了,气到那位大哥也是我的不是,哪还能再跟他见怪呢。”

矮小的汉子听着略一沉吟,随即又笑了笑,向柳双离轻点了个头,算是这事两相都过了。然后,他走到摆字摊的老先生跟前,自怀中取出了一串铜板,看着应有十文钱不止,递给了老先生,道:“陈先生,适才老三打坏了你的摊子,这个就算是我们赔偿你的银子,你收下。不过我刚才要你写的信,还是要的,只是现在我有事要先走开一步,晚些时候我会再来,到时我必要取到我的信。”

摆摊的老先生惶恐的接过递上来的铜钱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他跟前,表现得过于和气的汉子,怯怯的回道:“宋爷,这是这是——啊,一定一定,宋爷要的信,老朽一定写好等着宋爷来取。”

矮小的汉子说完,也不等老先生拜下跟他回礼,转身走回,扫了眼满脸好奇的柳双离后,拉过他的兄弟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柳双离看两名粗鲁的大汉走远了,才回转过身看去,却见摆字摊的老先生还跪趴在地上起不来身,她忙几步上前,扶起了老先生。

“小哥,真谢谢你了。”老先生重重的叹了口气,借着柳双离手上的力道,艰难站起身来,双眼却一直盯着打翻在地的墨盒。

柳双离面露浅笑,边扶老先生到椅子上坐定,边问道:“先生还要写字吗?”

“哎——”老先生垂下头来,看着一地的零乱,叹道,“这要怎么写啊!”

柳双离走上前去,拾起打翻的墨盒及散落满地的麻纸,笑道:“这里还有好些墨条,纸也没事,先生为什么说不能写啊?”

“是啊,能写能写。”老先生又连声叹着,探身上前,想接过柳双离手中的纸墨。

柳双离却把手中的纸墨往回一收,没递还给老先生,嘴上笑道:“先生年纪大了,不好写字了吧,不知先生要写什么呢?要不先生说说看,由我来替先生写了,可好?”

“你——小哥?”老先生重又上下细细的打量着柳双离,吃惊的问道,“你说要帮我写?”

“是啊!”柳双离见老先生惊奇,忙又笑着解释道,“不单今天,要是先生愿意,我每天都可以帮先生写字。先生别奇怪,我写字不收钱,只要先生,嗯,能通融收留我们兄妹二人,让我们有个地方住就行了。”

“你们?”老先生看着柳双离,又转眼看了看跟在柳双离身后的秦思扬,道,“瞧娃儿你们俩的打扮和身手,不像是难民啊,怎么会想到要老夫收留你们?”

“这不瞒先生。”柳双离拉过秦思扬,有些不好意思的向老先生解释道:“我叫柳双离,这是我妹子,叫小扬。我们兄妹二人原是打南方来这里投亲的,可是不想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了,才发现我们要来投靠的舅舅早已经搬走了。问谁也不懂他搬去了哪,我们在这又人生地不熟的,也再没别的亲人,无处可去。我们身上的盘缠一路走来,也用得差不多了,根本不够回家的路费。现在真是走投无路,才不得不来肯请先生的收留。嗯,只要先生肯收留我们,我们决不白住白吃,每天还可以帮先生写写字挣点钱,家里的活儿我们也会帮着先生干,绝不会让先生为难的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!”虽觉得柳双离这个说法有些牵强,可听她是南方口音,两人看着又都只是半大的孩子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老先生点点头,看着柳双离又问道,“娃儿你们的父母呢,他们怎么就放心你们两个这么小的娃儿独自出门,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,也不找个大人护送,或捎信让这里的亲戚派人去接你们?”

“嗯——这——”柳双离显得有些犹豫,顿了片刻后才勉强回道,“不瞒先生说,其实家父在年前就因为犯事被官府抓起来关着了,现在情况怎样都没个着落。家父以前做事,曾得罪过不少人。自家父出事后,以前的仇家就开始不断借机报复我们。娘很是担心害怕,一直想找个安全的地方送我们出来。可外人娘都不放心,又不敢随便往亲戚家捎信,怕仇家知道后借机寻去,白白连累了亲戚们。这次我们出来,实是因为仇家逼得太紧,娘是没法了,才偷偷的让我们逃出来找舅舅,事前都没来得及告诉这里的舅舅一声。”

柳双离这么编说是有理由的,其实说实话她自己还好办。随便找个什么逃难的理由都能对付得过去。可秦思扬就不行了,他的模样和通身的气质,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所以无法用现在随处可见的背景离乡逃难的穷苦百姓来说事。那即无法把自己归到这一类可怜的人群里去,也就只好另外编个有点出身来历的理由。那来个家父受害,被仇家报复什么的,然后他们是为了避祸才不得不离家外出,这个理由应该还说得过去吧!

柳双离对于她这套费了好大劲才编出的说词,究竟能不能骗得过去,也不敢保证。因为说辞中的很多内容,细究起来要怎么去圆,她自己都没个底。倒是这位老先生却没去多想,看着这两个孩子身边没个大人带着,小小年纪就独自在外流浪,无论怎么看都很是可怜。就算孩子说的话非是实话,小小年纪的,还能骗他个老头什么呢,不就是要个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吗?他一个老头,其他的要求给不了,但这两个最简单的生存要求,还是给得起的。

老人这么想着,再度点点头,叹着声道:“哎,这世道啊,在哪都有不平事啊。娃儿也别难过,事情总会过去的。”

柳双离见老先生这么说,想是他没怀疑自已编的理由,马上笑颜大开:“先生这么说,是同意收留我们了?”

“哎,就怕娃儿你们嫌弃老夫的地儿脏,住不下。”老先生笑道,他适才看柳双离戏弄那三爷时,就已看出她绝不是个普通的孩子,再看跟在她身旁的妹子,那通身冷洌的气质,一看就是出身不俗。这样人家的孩子,通常都是受不住贫穷人家的地方的。

“嗯,不,不会的!”柳双离忙使劲摇着头,连声说道,“我和小妹才不是那些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小姐呢。我们也是吃过苦的,在哪都住得惯。先生放心,现在到这份上了,我们只求吃的能吃得饱肚子,住的有个头顶有盖,地上有张床,再有床棉被暖身,过得了冬就行了。”

“那就好,娃儿也不用这样,”见柳双离连声的保证和哀求,似真已走投无路,老先生才欣慰的笑道,“娃儿刚刚帮了老夫,又能文会武的,一通的本事,才只相求一容身之所,老夫又岂能相拒。”

“啊,我们才不会呢,谢谢先生,谢谢先生。”柳双离一下开心得跳了起来,也不管旁人怪异的目光,抓过秦思扬的手,又蹦又跳的叫着,“思扬,怎样,我就说我能找到事做,能有地方住的,你信了吧,哈哈!”

《一梦天下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浩宇孤萤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柳双,宋爷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浩宇孤萤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梦天下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柳双,宋爷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