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》锦绣农门医女当家 同人 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RPS

更新时间:2020-08-31 16:14:12

《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》锦绣农门医女当家 同人 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RPS 连载中

《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》

来源:作者:桑非白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阿菀,季菀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》是桑非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阿菀,季菀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季平让弟弟把牛车赶回牛棚,他拿着空空的背篓来到二婶子家,一进门就满脸喜色。 “二婶,阿菀,四十八个葱油饼全部卖完了。” 他从怀里...展开

《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》免费试读

季平让弟弟把牛车赶回牛棚,他拿着空空的背篓来到二婶子家,一进门就满脸喜色。

“二婶,阿菀,四十八个葱油饼全部卖完了。”

他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铜钱,“一共七十二文,全都在这里了。我们回来的时候,还拉了两个人,赚了两文钱。”

季菀数了四个铜板给他,笑道:“这是答应给你和二弟的路费。”

季平连忙推辞,“说好了如果路上能拉人,就不收路费的。”

“大哥,你就拿着吧。”季菀将四个铜板塞给他,“这是应该的。你若是不收,我以后也不好意思让你们帮我卖葱花饼了。”

季平推辞不过,便收了两个铜板。

“刚好四文,不能再多了。”

他面容坚决,说什么都不再多要。

季菀无奈,只好随他了。

季平脸上又露出笑容,“对了阿菀,你做的葱油饼卖得很好,好多人吃过都抢着买,你明天可以多做一些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这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送走季平后,季容和季珩都围了过来,姐弟俩脸上都是兴奋之色。

“姐姐,以后咱们就可以长期做葱油饼卖了,对不对?”

季菀笑笑,“但不能只卖葱油饼。任何吃食,天天吃都会腻。”她眼珠子一转,看向周氏,“娘,我今天红薯饼给你们吃。”

周氏诧异,“红薯还可以做饼?”

“当然。”

季菀让妹妹帮她一起洗了几个大红薯,然后上锅蒸。等蒸熟后,用勺子碾压成泥,加入适量的糖搅拌均匀。在干净的碗里放入黄油,面粉,用手抓匀。再将红薯泥加入到面粉中揉成面团,再盖上盖子,闷个将近一刻钟后,把面团做成饼状,刷上蛋液。

没有烤箱,只能用平底锅煎。

“好香啊。”

季容一边烧火一边咽口水,真想立刻就拿一个来吃。

“明天让大哥买些芝麻回来,撒上芝麻,就更香了。”

季珩嘴里吃着竹桔,眼睛却盯着锅里一个个金黄色的红薯饼,想吃。

周氏把洗干净的菜拿进来,闻着那香甜的味道,也忍不住有些馋。她生了火,做面糊糊,再炒菜。

季菀将红薯饼翻了个面,突然道:“娘,今年咱们家的猪杀了自己吃吧。”

周氏一愣,犹豫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,“好,回头做了腊肉,明年可以继续吃。”

季菀笑道:“不用全做腊肉,腊肠更好吃。”

“腊肠是什么啊?”

周氏还没问,季容就好奇的开口了。

季菀眨眨眼,“等我做出来,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反正姐姐做什么都好吃,季容很相信姐姐的厨艺,也不再多问。

周氏刚把荠菜炒鸡蛋做好,闻言无奈摇头。她也好奇女儿病了一次怎么变那么聪明,不但懂得医理了,做饭也好吃,新奇的想法更是一个接一个。

女儿说梦中所见,大底是仙人传授。

怪力乱神之说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女儿那日被救上来的时候,整个人如同一块冰,她都以为女儿救不活了,没想到不到半个时辰,女儿就醒了。若非上天眷顾,又哪里来这般奇迹呢?

“真好吃。”

季容咬着红薯饼,满口赞道:“又香又甜又不腻,姐姐,你真厉害。”

“好次。”

季珩一只手抓一个红薯饼,吃得满嘴的油,“二姐厉害,厉害。”

周氏好笑道:“你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季珩才不管这么多,一口气吃了四个红薯饼,又吃了一碗面糊糊,打了个饱嗝儿才算消停。

周氏看着吃得饱饱的儿子,突然道:“以后咱们只吃黑面,白面用来做葱油饼卖。”

季菀道:“娘,我不是说过了吗,葱油饼不会天天卖,咱们家的白面用不完。咱们能吃的,不只有黑面。”

黑面口感不如白面,价格也相对便宜,所以乡下人都把白面拿去卖了换钱,顶多留个几十斤年节吃,平时都吃黑面。也只有季家,不缺白面,所以几乎常年都吃白面。

“您放心吧,我说过会让我们家富起来就一定能做到。”

“我相信姐姐。”

帮着洗碗的季容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姐姐。

“听二姐的。”

季珩仰着头,跟着学舌。

周氏笑笑,“行,听你们姐姐的。”

一家人其乐融融,隔壁李氏却又出幺蛾子了。她现在每天不是捡柴就是劈柴,不是洗衣就是烧火做饭,也没时间到处晃了,消息嘛,就比较闭塞。今天丁氏跑到陈寡妇家闹了一通,听到村民们的议论声,好像说到了周氏。便多了个心眼儿,午饭后就去向陈氏打听,这才得知周氏要盖新房了,立即跑去告诉刘氏。

“娘,二嫂要盖新房了,还要打摇井,听说工钱给的没人每天十五文!起码得花个十来两银子。他们家前两天买了那么多东西,剩余就几两银子,根本不够盖房。她哪里来的钱?肯定是以前有藏私。”

李氏只要想到周氏还藏着嫁妆没拿给她用,就恨得咬牙。

“那天分家的时候她装得那么楚楚可怜的,到处说咱苛待她。可现在呢,她居然有钱盖新房。她骗了所有人,还把脏水全都往我们身上泼。娘,咱们不能白白被她这么冤了。”

刘氏脸色黑沉几近扭曲。

李氏继续煽风点火,“那天阿菀落河,她有钱却不拿出来给女儿看病,还跑来找您要钱。说得那么严重,可后来怎么着,阿菀那么快就醒了。我看啊,八成就是她教唆女儿故意落河,陷害阿云,然后闹分家。结果她分了十两五钱银子不说,全村的人都同情她,反倒是我们成了恶人。真是没想到,平日里装的那么柔弱,心思那么毒。可怜我家阿云的名声,被她全给毁了。”

她越说越气,把自己女儿的罪过,全都赖在周氏母女身上。

刘氏却越听越觉得有理,周氏那个软绵绵的性子,以前怎么打骂她都不吭一声,这次怎么突然那么有骨气了?还有季菀那个死丫头,当天看着冻得冰似的,都以为她活不成了,结果没多久又自己醒了。

不是装的是什么?

想到周氏教唆女儿假装落河闹分家分走了她的十两多银子,她就恨不得把周氏母女千刀万剐。

“贱人!”

她立即起身,气势汹汹的去找周氏算账了。

李氏同仇敌忾,今日非要把周氏兜里的钱全都搜刮干净!

《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桑非白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阿菀,季菀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桑非白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阿菀,季菀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